在量子力学的领域中,量子电动力学是描述电磁辐射与物质之间的交互作用,根据马克士威方程组,随着时间变化的电场产生了磁场,反之亦然。

因此,一个振荡中的电场会产生振荡的磁场,而一个振荡中的磁场又会产生振荡的电场,如此连续不断同相振荡的电场和磁场共同地形成了电磁波。电磁波不但会展示出波动性质,也会展示出粒子性质,粒子由离散能量的波包形成,这波包又称为量子,可以被带电粒子吸收或发射,而量子在此承担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能量的传输者」。

自然界其实存在着许多共振电磁波,举凡雷电、火山爆发、地震、太阳黑子、电离层…等都会产生自然的电磁波,地球上生物数十亿年来与之共存,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互依互赖的巧妙结合,在某些研究甚至将自然电磁波称之为继阳光、空气、水之后的第四个生命之源。

德国科学家发现自然中存在一种小于10Hz的共振电磁波,称之为舒曼共振波,另在埃及金字塔中也意外发现了一种共振频率,同样是小于10Hz的极低频电磁脉冲,这些频率与人脑的频率相当接近,甚至于对部分身体组织也起了共振效果。

极低频的电磁脉冲原本就存在自然界,但在现代都市的钢筋建筑物阻隔下及为数众多的电器用品产生的高频电磁波覆盖下,人类的居住环境渐渐遗失了这些自然共振频率。

人对于天然磁场是很敏感的,例如在晴朗的天气中,自然磁场频率与脑中α波相似,α波是人在睡眠与安定时出现的波形,容易让人感受畅快开朗;而阴天容易出现的δ波,即使待在屋中不看外面,也常常会有压抑烦躁的感觉。

在人的听觉感受上,不同的脑波型态会影响声音讯息在脑中不同的解读,当郁闷之时自然的警觉防御会造成高低频的保守解读,尤其在低频会产生紧绷感,就如同在小空间放大喇叭,极低频无法延伸,同时空间感会大大降低,缺乏了Hi-End器材追求的空气感。然而相反的在放松安定之时,便会觉得音乐水份多了,低频轻松的延伸入耳,连带极高频的细节也历历浮现。

「Telos量子扩散板」所做的事其实很单纯,就是在创造聆听环境的仿自然电磁共振波,不同于以往的是,我们希望的是「纯波」的存在,不衍生出不良的高频电磁波,因此设计上使用安全的低电压直流电源输入,但核心却换相为高电压低电流,配合高密度的网型天线,在高精度低失真的共振产生器下,发散出均匀拟自然的纯低频共振波,加上天然木质外壳,创造出一种适合Hi-End聆听环境的装置,听觉感受如同传统扩散板一般,不同的是它小巧轻盈的体积,以及相较于大量布置扩散板所需的高额成本,它是具有较经济的优势。

 

量子扩散板